桔子财经:追逐下一个10年的船票,浪潮孙丕恕吹响集结号

浏览 : 发布 :2016-12-29

云计算的第10个年头,各大巨头开始跑马圈地,争夺数据矿藏。这是云计算大数据赛道的入口。好戏才刚刚上演,所有玩家全力以赴,开启下一个10年的较量。

此前10年,是处于转型期进行产业结构重组的IT厂商对未来趋势的判断和把握。在充满泡沫的互联网行业,谁能在十字路口做出准确判断,看清未来,看清趋势,找准入口再发力,抢先拿到通向下一个10年的船票?



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


如果没有对这场技术变革、产业变革与社会变革的深刻理解,企业家如何在十字路口做出准确判断,带领企业走向下一个10年?在云计算大数据领域,浪潮是一股重要力量。这篇文章围绕浪潮在云计算大数据的战略布局与最新动作,来分析孙丕恕展现出的企业家视野与格局。

孙丕恕为何密集站台,因为浪潮已吹响集结号



2016年最后10天里,浪潮接连和湖北省政府、福州市政府、无锡市政府签订云计算、大数据战略合作协议。这是浪潮在这一领域和地方政府签下的第110个大单,做实浪潮政务云第一把交椅的位置。

与此同时,国开行送来200亿“粮草”助力浪潮云。

这样的签约仪式,孙丕恕一定到场。现在,出席浪潮与各地方政府签订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合作协议的活动,已占去孙丕恕日常工作一半时间。不管是沈阳这样的大城市,还是四平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孙丕恕一定亲自到场。

孙丕恕密集站台,这一举动已经将浪潮对这一战略新兴板块的看重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事实上,浪潮在上一个五年计划中,即2010年,就制定了向云计算转型的方向。但直到2015年11月,浪潮才将旗下三家公司有关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板块整合到一起,成立浪潮云服务集团。孙丕恕表示,这种整合可以使浪潮非常专注、聚焦于云计算和大数据业务。

浪潮下手晚了吗?

这一年,阿里云首次亮相阿里财报,虽然其营收在总营收占比中微不足道,但增速最快,连续六个季度以百分之一百以上增幅领跑全球,这是向华尔街传递信息:电商业务虽然增幅放缓,但阿里手上还有好牌。




浪潮在吹响“集结号”的同时,2016年1月,任正非在新年讲话中对云计算发出了冲锋号角——“我们要敢于在这个战略机会窗口开启的时候,聚集力量,密集投资,饱和攻击。扑上去,撕开它,纵深发展,横向扩张。”

“扑上去,撕开它。”这句狼性肆意的话出自于一个72岁的企业家。一步步干趴下全球所有竞争对手的华为,在登顶全球第一电信设备商后还来不及享受荣耀,其赖以成功的旧有产业结构却崩溃在即。互联网观察人士在解读任正非的新年讲话时认为,华为的三块业务运营商业务、终端业务、企业业务中,企业业务是目前规模最小的短板,而华为要在这个短板上进行核爆,引爆华为云。




任正非口中所说的战略机会,指的是企业、政府对云服务的需求。而这是浪潮的传统主场。浪潮方面透露的信息显示,2015年,浪潮总营收632亿元,业务覆盖800多家大型企业,已与58个省市签署了云计算和大数据战略合作协议。而早在30年前,浪潮就开始对各地政府和企业在信息化上提供服务。现在,这些大客户面临强烈的数字化转型需求。

“这是好事,大家一起竞争才能更加有劲,整个社会的氛围就起来了。”评价华为攻云时,孙丕恕这样说。

十字路口的选择,决定了巨头10年起落

2016年行将结束,“人工智能”已成了互联网大咖挂在嘴上的热词了。10月份云栖大会上,马云说电商已死;11月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TMD三家闭门谈话,宣布互联网下半场开始。产业热点随时转换,这简直是下跳棋的节奏。




但一个万亿级别产业的开启绝不是下跳棋,关于云计算和大数据的中国故事才刚刚开始。

从这个角度讲,浪潮在这个时间节点吹响集结号,一点不晚。这是孙丕恕站在沙盘前反复推演了多遍,选准时机、选准核心突破口,然后把优势资源押上去。

“现在很多企业出问题,就是在转型的时候,走到十字路口,再往哪走,容易走错路,那就完了,所以要特别小心,要求企业家做好判断。”孙丕恕说。

如何才能看得准?孙丕恕说,一是要看到外面的变化,二是对自己把握准,做好定位。

云计算10年,IT业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在这10年,IBM连续数年营收下降;HP拆分了又拆分;营收60亿美金的Dell收购了营收360亿美金的EMC,电商出身的Amazon坐了全球公有云头把交椅,微软股票市值又重回5000亿美金;华为成了全球最大电信设备商,但原来的盈利模式因为电信行业云化即将面临颠覆;浪潮则在2016年与思科成立了合资公司,一个全球3.5万亿美元的IT产业被彻底重新格式化。

回到2010年IT领袖峰会,马云说,云计算是个好东西。如果采用云计算模式,将会降低运营成本。马化腾说,云计算是一个超前概念,现在倡导还为时尚早。因为太早了,就成为先烈了,不但转型不成功,还弄出很多问题。李彦宏说,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如果用云计算多赚点钱,这个活会比较累。

2014年,李彦宏不再否定云计算,认为这确实是一个大需求,但仍担心云计算赚不了钱。这一年,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亚马逊云计算大会上,可口可乐和宝洁,一个卖汽水的一个卖洗发水的,向大家分享将业务构建在云计算上的美妙经验。

2015年,AWS终于在诞生的第9个年头挣钱了,而它一旦进入挣钱的节奏,增速就特别快。同样,摩根士丹利今年6月发布研报称,阿里巴巴的云计算子公司阿里云正在迅速崛起,估值高达390亿美元,超越AirBnb和滴滴的估值。

BAT三巨头对云计算的态度,决定了现在中国公有云市场格局。错失先机的李彦宏在乌镇迫不及待地宣布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终结,未来属于人工智能。李彦宏显然想要在另一个赛道上当引领者。

这无疑是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十年之间,各大厂商纵横捭阖,攻守之势数变,战略高地也从云计算转向了大数据。作为传统的IT厂商,每个时代都能抢占风口的浪潮,在过去的十年里坚决的推进着自身的转型,此刻也同样站在了十字路口上。未来的十年,浪潮又会用什么再主沉浮?

浪潮是一个什么时间节点宣布投100亿“重注”

浪潮关注云计算是在2010年。那一年,谷歌宣布把云计算作为2010年战略核心。触发谷歌变革的正是源于现实需求。2010年谷歌的访问量已经很大了,甚至超过了银行的数据处理量。对技术一向敏感的孙丕恕判断,谷歌利用云的技术重新组合IT构架,一旦这个技术在各行各业普及推广,一定会改变IT行业的结构。

“2010年、2011年时,大家都还处于自己买设备建IT构架的时候,没有感到云服务会这么快地铺开。”孙丕恕坦言,当时浪潮对于这个产业还没有看得很清楚。

惠普也是这样,大势来了,它也做云,但决心不够,所以在云服务这一波就赶不上了;但亚马逊追上来了,微软也上来了,微软市值又回到了5000亿。

现在,包括孙丕恕在内,浪潮高层每年都要到美国考察,去看这些全球顶尖科技公司的最新动向。大家已经不去惠普了。孙丕恕判断,像惠普这样的拆分案例,不会是第一个。

从产业架构来说,IBM往上走,搭建了沃森这个人工智能平台,做基因分析,做精准医疗。甲骨文原来做软件、数据库。孙丕恕最近一次去美国,发现它在西雅图两个月招了400多人,想往下沉,想像微软一样做云。

浪潮走的路子跟微软差不多,做基础设施,往下沉。在国内企业探索的过程中,浪潮先往前走,探索商业模式,起一个带头作用。

“看准了,还得想办法把事情做成。干不干就看决心有多大,决心有多大在于战略判断,是不是要决战,还是不行我就退回去?”孙丕恕说,一定要做正确的事情,这就是战略。战略要正确,动作可以慢,看准了再跟上去。

孙丕恕说的“看准了”,在浪潮有一个标志性事件,今年10月浪潮上海峰会上,浪潮发布“双创计划”,投资100亿构建大数据产业生态圈。




100亿资金根本不够建立一个新世界,但浪潮投下“重注”的时间节点值得关注,一个是资本风向,一个政府风向。

在浪潮宣布投入100亿构建大数据产业时,整个社会的资金、资源、人才,用户的注意力也在向云计算大数据方向聚集。

“100亿够不够?未来绝对不止100亿。100亿至少起了个头,把社会资源撬动起来。未来,很多资金就会过来。有的A创客做成了,带动的可能是千亿万亿的资本投入。”孙丕恕说。

而从政府层面看,2015年、2016年正是国家大力推进双创的时候。“浪潮在地市级,社会资源的动员能力是最强的,浪潮AB创客的模式要和双创结合,和国家大势结合起来。”孙丕恕说。

这不是浪潮一厢情愿。孙丕恕说,“双创”已经成为当前社会转型升级的重要力量,引导了很多创新,但要撑起整个双创的大盘子,只有大数据这样万亿级别产业才有这个能力,不管是用大数据创新,造工具,或是基于智慧政府、智慧城市的应用,市场空间本身就很大,想象力很大。

而浪潮瞄准的政府数据公开这一突破口,也正是政府希望藉此提高社会治理水平找到的技术驱动力。去年全国两会,孙丕恕提出的关于“让政府数据实现共享和公开”的建议,获李克强当场点赞。两个月后,国务院发文要求2015年政府数据要全面公开。今年,包括青岛市在内的很多地方政府已经把政府数据公开的时间表写进政府工作报告。

孙丕恕说,现在已经不像几年前,还需要跟政府领导汇报什么是云,为什么要上政务云,这已经是一个常识,这说明窗口期已经到了。

在今年G20峰会上,杭州作为智慧城市活广告大放异彩。“杭州现在拥有两个基础设施,一个是传统的水电气路,一个是新形成的云计算和大数据,城市治理水平明显提高。”孙丕恕说,这个示范效应非常厉害。浪潮选的突破点正在风口上,这个时候把资源放进去,就一定有机会,这是顺势而为。

好的战略会极大地缓解执行难度。浪潮云服务集团总经理王洪添透露,2016年,浪潮云服务营收会有六七倍增长。浪潮为培养这一新兴业务,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不考核云服务利润,全部纯投入促进发展。

拿到下一个10年的船票,关键是争夺数据大矿

今年10月,孙丕恕在浪潮上海峰会上的一句话在业界广为流传。他说,未来15年,能超过BAT的,最赚钱的公司一定是大数据公司。

“再下个十年,十五年,除了云服务以外,还能厉害的是谁?是大数据,大数据交易,和大数据应用。”孙丕恕说,一切皆数据,一切围绕数据转。BAT等互联网公司都是大数据公司,浪潮还不完全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浪潮该怎么做才能成为一家大数据公司?

孙丕恕说,阿里靠核心应用积累数据,发展大数据产业。浪潮现在有云,有云服务,浪潮自身就有条件找数据,把它们装进去,整理出来。浪潮发明了公司加创客的模式,把需要找的数据让创客帮着找。这些数据不光局限于交易数据,它包括方方面面的数据。这个过程中,浪潮就变成一个数据集散地,变成大数据公司,给不同的人提供数据。

想开启下一个10年的较量,关键是你拿到那张通向未来的船票了吗?

这张船票就是数据资源,浪潮要构建100个数据所为的是这张“船票”;孙丕恕频频站台,签政府大单为的也是这张船票。2015年一年,阿里云连续17次降价,还是为这张船票。

孙丕恕一针见血地说,“围绕大数据这一轮风口,企业怎么快速跟进,转型,争夺数据资源。互联网企业一切都是围绕这个展开竞争的。它们占领客户,根本是占领数据资源,靠占领数据资源,再形成新的供给。”

连滴滴CEO程维也坦陈,这几年打车大战烧了几百亿,积累下来的最宝贵资源,就是用户数据。现在,滴滴招募了最出色的算法专家,把核心冲力从运营能力逐渐转向用户画像、精准营销,运能预测等方面的构建。

猎豹CEO傅盛判断,未来公司的本质都是数据公司。市场的竞争,一定会从技术竞争演变成数据竞争。各公司的商业策略和产品策略,都会围绕着数据获取开展。

如果没有数据,即便做云平台,也将沦为管道。业内人士认为,这就是华为目前的焦虑,虽然它也有手机终端,但这些数据牵涉个人隐私,无法开发,抓到手的是鸡肋数据。华为的合作伙伴电信运营商拥有极具商业价值的数据,但运营商也面临转型,也想着做内容,它们不会把最有价值的数据资产共享给华为。IBM也没有数据,它手里最大的牌,是人工智能平台沃森。现在,IBM在全球不停地招募合作伙伴,这是它获取数据的一大来源。在山东,上个月,IBM带着沃森和创业板企业神思电子合作。

谁更抢先一步占据数据矿藏的入口?占有更多数据大矿、富矿?不掌握数据这个核心资源,绝对是大数据时代的最大焦虑。

“政府是个大的数据库,是个金矿,全社会80%有效数据集中在政府手中。”孙丕恕说。作为国内政务云第一把交椅,开掘这座大数据金矿的钥匙,俨然已掌握在浪潮手中。